最近的《人民的名义》舆论度一直很高

上海杰彻自动化设备有限公司 发布时间:2018-10-23 10:43:35
老编辑:“十万粉丝”是个分界点,我靠自媒体 QQ截图20170515100700.jpg

经“腾讯芒种特训营”授权,将老编辑的演讲干货分享给大家,希望能为内容创业者带来思考和启发。

以下为现场摘要:

内容的本质

最近《我是范雨素》这篇文章在朋友圈火了,这篇文章的作者 44 岁,初中毕业,在北京当保姆。她从小有很多波折,后来辗转到北京草草嫁人,几年后又因为无法忍受丈夫酗酒和家暴,带着两个女儿自己打工过活。她的勇气来源于自己的母亲,所以她自己后来也成了一个勇敢的母亲。有的人说她写得非常好,有的人说写得不好。

和菜头把范雨素的文章和历史上的一些文豪、大家比较,意思说现在的人认为写得好只是因为没有见过更好的东西,是中产阶级的自我感动。的确,范雨素的文章当中一些出彩的、论断性的地方明显有编辑更改的痕迹,她看待世界的观点有些也很幼稚,但我为什么觉得挺好呢?

这就是要讲到文艺或者内容行业的本质是什么。文艺不只是作文比赛。如果只是比赛,红楼梦之后大家都不要写小说了。

文艺或者内容的实质本质在于实现人的自我意识。为什么咪蒙火了,很多人觉得咪蒙的文章存在很多三观并不是很正的东西,比如我是一个好人,他是个low逼,我是一个好姑娘,她是一个婊子。但是咪蒙确实实现了自我意识,知道“我是谁”,她为自己的“自我”打上了一个标签。当我们在阅读过程中感觉到愤怒的时候,感觉到想要嘲讽别人的时候,情绪会被她的这份“自我”所调动。当一个写东西的人找到了她自己,她的读者就会找到她。

最近的《人民的名义》舆论度一直很高,一开始大家都在谈论达康书记,到最后大家却都开始同情祁同伟,为什么?因为每个人都会觉得自己是祁同伟。我们没有背景,没有依靠,在权利或者在资本面前我们是非常虚弱的。我们想实现阶级的跃迁,想实现自我价值的时候,我们是不是也要面临着一些叫吃相难看或者叫不择手段。而对于达康书记,大家从头到尾谈的都是他的表情包和GDP,这个人物的丰富性就差很远。

好的文艺、好的内容不只是纯粹从文学性上评论,你越能够强烈地勾起人的自我意识,让读者意识到你是谁,这个时候就是你的文章就越成功,这是一个普适价值,没有任何一种内容形式,不管诗歌、散文、小说,所有好的文章、好的内容、好的文艺全部都在于激发了人们的自我意识。换句话说,那文章不是你写的,是上帝借着你的笔写的,自己都不知道在写什么,最好的文章就是这样产生的。

我们再回到《我是范雨素》这篇文章。文章讲的都是很琐碎的事情,但是作为一个农村来的保姆,她的自我觉醒了。看到她服务的家庭是老板和他的小三,她开始怀疑这还是社会主义的中国吗?她开始思考自己的两个孩子为什么得不到好的教育,她自己为什么受那么多苦,文章当中字里行间隐隐约约已经透露出这种女性的意识和社会底层的意识。这就是为什么《我是范雨素》是一篇好的文章。

戴着镣铐的“下九流”

学新闻本身我认为是一件有担当的事情,非常有理想主义的事情,但是为什么今天这么多人坐在这里听我讲关于如何在微信上进行写作的课,主要是因为中国的新闻其实行业已经遭到非常大的破坏,大部分优秀的人已经离开了内容行业。有人说新闻是第四权,记者是无冕之王啊。这是西方那一套,在我们自信的文化里面,我们的意识形态上来说,我们就是下九流。

中国文艺自古分为三种等级,第一种等级是士大夫托物言志进行的创作,比如范仲淹、柳宗元、王安石写的东西一定在中国的文学批评史上占据最高的位置。在中国的文艺拍卖、文物拍卖上面,所有的价值珍贵的画一定是文人画。其实一般的宫廷画也可能画得非常好,一幅乾隆七下江南的图也可能花上 10 年的功夫,但就比不上文人即兴地在纸上涂点墨水,这就是长期儒家思想导致的结果,就是修身治国齐家平天下。当创作跟文人的理想、跟儒家思想达到大同境界的时候,才算是最高境界。所以宫廷画是不值钱的。

推荐阅读/观看:武昌网站建设 http://wcwzjs.cn


  • 上一篇:虽然信息已经成为我们日常生活的中心
  • 下一篇:最后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