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本出家的中国人告诉你日本僧人为何不|晋江市教育

上海杰彻自动化设备有限公司 发布时间:2015-08-20 09:55:54
在日本出家的中国人告诉你日本僧人为何不堕落-<a href="http://www.luotian.in" target="_blank">搜</a>狐<a href="http://www.luotian.in" target="_blank">评论</a>

  文/李丹

  当少林寺释永信事件使中国僧人形象陷入危机,日本僧人的情况又是怎样的?神职人员怎样才能保持不堕落?仅靠信仰还是靠制度?

  在日本出家、皈依禅宗曹洞宗的上海学者鸣宇博士向澎湃回答了以上问题,他既是东京电机大学理工学院的6ed3a19e66ccfee0e308123109df29dc,又是日本禅宗寺院僧侣。出家二十多年来,经寺院4466546a5091cae8c76608b142cce840的身心磨练和多年僧务工作,他对日本的僧团生活可谓了解甚多。

  与日本对比下来,中国既没有针对神职人员的门法律,也没有本宗派的最高力机构,更无严格的寺院公司制管理方式。日本靠一套严密的制度力杜绝神职人员世俗面的诸多问题,但在林鸣宇博士眼中,也造成了特别是佛教系信徒信仰心的普遍低下。

  以下是澎湃新闻与林鸣宇博士的问答。

  

  澎湃新闻

  在日本,僧人的公共形象是怎样的?其作为会受到哪些约束?

  林鸣宇:

  日本的神职人员?不光是寺院,还有神社和教会?在世俗面上是要接受法律约束的,这个法律叫宗教法人法。在中国,没有针对宗教团体的专门的法律约束,这是一个比较不同的地方。

  宗教人员关于教义思想解释等神圣一面,宗教法人法是没办法管的;世俗的一面,则需用世俗的法律来约束,比如赚钱、造房子,和信徒之间的世俗瓜葛,包括男女关系。这个法律约束所有登记在案的宗教法人,当然也适用于定义其他不登记拒绝登记的宗教团体的属性,登记的宗教法人约有18,里面也包括了新宗教。登记并获得家许可,就可以得到一个宗教法人的资格。

  这个法律有近百年的历史了。我们知道日本有侵略战争的历史,这个法律在战争之前已经有了,叫宗教团体法。战后国人认为宗教团体对战争的影响太大了:通过宗教麻痹群众让他们去打仗。所以上世纪50年代,制定了这个新版的宗教法人法,里面明确提出了几个重要的观点。

  第一是保证了信教的权利,第二是同时提出对于宗教的神圣面和世俗面,宗教团体你必须做一个区别选择。世俗面要受法律约束,而且要通过一个国家机构?文部省对其进行登记管辖。第三就是在充分相信各类合法宗教团体不具备反社会倾向的同时,努力督促其法人化,完善其在管理层任免以及财务方面的旧弊。

  

  日本和尚会被媒体曝出释永信这样的丑闻吗?

  有的。僧人杀人、以及和信徒之的各类纠纷,这些报章都会去报道的。僧人并不完全是一个神圣b5d67f1b4ecf9eb63d912673a366e2f6的形象。最近就发生了26aa7df14b89c9c7c9fd286d26a9a25e名三十多岁的僧人(已被剥夺僧籍)谋杀女性并弃尸的事件。其他纠纷则涉及寺院里的坟地问题、供奉金的多少、以及寺院内高阶僧人欺凌低阶僧人的伤害事件等。这些很世俗的106eeb6cc6562009e06a9ca6ce3cd8dc题,会世俗的法律解决。但总来说,日本僧人的形象较为正派,其031535a3bd1e451a7556fe7735216385还是有相对较高的社会地位的。比如我的授戒恩师就多次就反战问题受报章采访,同时其也因有良好的纳税86c38c97a142c0e7127b1eb5179aab9c而当选当地中小企业法人a8effa3d758e13e2362dacfbd709d8db(一个普及纳税识的公益组织)的会长,此外其还免费提供寺院地供当地少年进行与宗的各项活动。

  近年来,中国和尚的媒体形象总是和浮躁、奢华联系在一起,比如用iphone,日本有这种情况吗?

  日本寺院的另一个约束就是所谓的宗派。中国的宗派意识比较弱,比如说少林寺属于禅宗,但中国并没有一个禅宗的最高机构来约束它。这是一个问题。在日本,天941acc0b6ab904642102329d1543e71c宗、禅宗、净土宗等宗派都会有一个本宗选举出来的宗务厅,作为最高机构。中国除了中国佛教协会之外就没有各个宗派的约束机构了。

  宗务厅议员由于是通过各级寺院教区选举而产生的,像国会一样,可以决定本宗的所有事情,包括僧人的任免,比如某寺的住持有问题,宗务厅可以开会,将其罢免。当然宗务厅也在宗教法人法约束之下,宗教法人法号称给你最大的自由,相信你的自律和自治,所以非常希望各个宗派拥有宗务厅这样的权力实行机构。

  还有第三个约束,就是寺院本身。所谓宗教法人化,就是把寺院当做公司来管理。并不是在一个寺院里方丈就说了算,宗教法人法规定至少要有三名以上的类似“CEO”的高管(方丈只是其中一员)进行投票,才能决定事务。

  而且在财产方面,日本寺院是发工资的,各级僧人包括方丈在内都须按收入缴纳所得税,并支付国民养老金和国民保险金。在收入和支出上也会有一套世俗公司似的财务系统。所有的钱放在寺院里面,是寺院的财产,而不是你方丈的财产。这是被明确定义的。而中国寺院存在一些漏洞,以至于被群众和舆论误解。

  当然,使用如何的手机或汽车,在日本只要是在僧人合法收入许可范围之内,并不成为问题。

  

  您比较赞成日本的这套系统吗?

  这套系统是相当严格和严谨的,但这也造成了另外一个问题:日本信徒信仰心的低下。因为寺院按照公司方式,很多人觉得:你像一个公司,不像一个宗教机构嘛。70%-80%的日本人是没有信仰的,就算某户人家世代佛教徒,并且世世代代的祖先坟墓都安置于寺院之中,而身为21世纪的其户子孙也很少会对外宣称他是佛教徒。我和我的学生做过多次调查,大部分日本人宣称自己是没有宗教信仰的。

  中国佛教很多信徒,正月十五到寺院里挤着c78becc50243ecc77425d70231f03755高香,在日本几乎是没有的。至少我所在的日本禅宗寺院,也算是有三四百年历史的名刹,而且线香全年免费提供,但却基本没有遇到信徒云集烧香的情况。

  日本寺院面临是现实问题就是,日本的年轻一代的僧人没有办法很好的跟信徒沟通。很多所谓的信徒其实没有信仰,只是把僧人当做看坟人,因为他们的爷爷是那样做的,他们也就照做。宗教法人法使日本的寺院法人化,同时损害了其教义思想所赋予的神圣一面。

  

  在日本,和尚是怎样出家的?

  就我所在的宗派而言,僧人低阶和阶的层次之别,各个级别的认定要经过公开的仪式,继而申2cf533e5cc5416927c6356b51c2f765b宗务厅案,并由宗务厅面通报所有寺院才得以完成。剃度出后的十至二十年之内,必须要完成首座法战,如果不进此阶,僧籍就可能为失效,也意味着你将被取消僧人资格

  我于1993年剃度出家,2000年我的师傅告诉我必须进阶首座僧了,需要通过首座法战式,接受高阶僧人对我进行的教义范围内的公开口头考试其间他邀请了宗务厅的当地议员以及几百名信徒参加明,并由八位高阶僧人轮番对我作近一个小时左右的教义上的提问。仪式是要广而告之,告诉僧团、同一宗派的其他寺院:我这个徒弟要升高阶了,你们要祝贺一下。然后会申报宗务厅并通报教团各级寺院。

  进阶之后,就进一步接近做住持的资格了。每个宗派有不同的体系,但应该都差不多,要经过层层考评,要在宗务厅登记。不是某寺院说其寺某僧是住持,他就是住持了。

  2000年3月我完成了首座仪式之后,成为了5933976101c6f468ec48397d4570a675意义上的僧侣。在日本,寺院子弟绝大部分会选择去宗派开设的大学进修,所以僧人一般都有本科4bb526408420a26e9f6351205b8ad897,甚至博士学位。由于寺院的资助,我也顺利从硕士读到博士,在这期间在寺院做法事、和信徒沟通、给寺院写出物。

  你正式要做住持的话,还要到宗务厅特选的一些寺院进行修行。你说你修行过了,是不行的,一定要到被选定的地方。我的宗派就有两个所谓的“本山”,即本山寺院,要去修行半年或一年以上。你要在很多不认识的僧人之中,体验到一个僧人必须具备东西,包括怎么做仪式、和别的僧人一起做法事。当然在这里修行十年二十年也没问题。

  然后你就拿到了担任方丈的资格,回到你的寺院,等到你寺院的老方丈去世之后,你就必须通过“晋山式”进阶方丈。

  

  您同时还在大学工作,怎么平衡世俗和神职?

  

  这在日本是相当普遍的。

  僧人有两个工作是相当普遍的,也许就只有周末寺院参加法事活动,周一到周五干另外一个工作。这是为什么呢?寺院的收入不能满他的生活,有些农村的寺院,信徒可能只供养粮食蔬果,不给金钱,所以很多人为了世俗的生活还需要一个安定的工作

  我的僧人同学们有在银行工作的,有在小学、中学、大学当老师的,还有很多b9e554f3a45e1bbbb9677dcbc830c57d。这些都是允许的。在日本,如果寺院规模很大,你可以做专职的神职人员,但大的寺院毕竟很少。我现在一个月会去我的寺院两次,寺院里不是很忙,而且我的师傅都在那边,一般不存在太多问题。

  

  持什么样的戒?

  日本僧人持菩萨戒,和中国不同。中国僧人不持菩萨戒,持具足戒。这涉及到戒律思想问题,我最近写过一本《大戒东渐》(浙江大学出版社,2014)的书籍,可以参考

  日本的戒是简略戒,就是很简单的,我这个宗派严守十六条戒就可以了,喝酒都是不禁的,“不沽酒”,只是说不能买卖酒。也许对中国的佛教界来说,日本佛教的戒律比较自由。而在日本佛教界则认为,菩萨戒的根本原则是把所有戒都包含进来了,重要的e9c59d3699670a0d21e6d44c5da3ea2c数量的问题,而是戒的原,即自律性的问题。这涉及到中日对戒律的争,就不展开了。

  一百年之前,日本佛教的持戒制度还是很严格的,后来政府下令同意僧人可以娶妻生子,可以吃肉喝酒。也就是著名的“肉食妻带”令,此命令出来后,很多人同意,很多人反对。现在也是这样,有人在按古代的方式持戒,也有人就放宽了。

  但在我这个宗派,最高级的寺院的方丈是禁酒、禁肉、禁婚娶的,这是他们不成文的条例。这也许就是他们最后的底线。

  

  信徒自己日常要做禅修吗?

  基本没有。这就是我面所说的日本信仰低下的问题,宗教在社会上的影响已经非常淡薄了,大多数人觉得没有必要通过宗教取得寄托。也许社会的完善会导致宗教影响力的低下吧。

  总的来说,日本有些宗教法律制度是很完善的,但社会总体对于信仰并重视。佛教界自身的危机也2c50fb01fe659b26f727fcace42d2ab3有体现得很明显,也不会急着去扩大信众。

  与中国佛教界不同的是,日本从三百多年前的江户时代,国家就把所有国民的坟墓强行分配给了各宗派的寺院,比如某寺有五十家人,这五十家人就必须要定期给你供奉,而寺院只需依靠完成所属信众的葬礼仪式以及坟墓管理就可以维持生计,而不必完全通过自身的严格修行以及宣扬佛教教义来感化信众。这就是所谓的“檀家制度”。中国没有这样的制度。而这制度一方面催生了宗教团体法人化,一方面也导致了日本佛教在信徒教化方面逐渐走向衰落。






  • 上一篇:科普:蚂蚁如何团结合作力量大?|全球教育网
  • 下一篇:周末“苏迪罗”将先登台湾再闯福建|成都实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