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专家:在以看1个病人至少半小时 在穗5分钟

上海杰彻自动化设备有限公司 发布时间:2016-08-31 10:14:58
以色列专家:在以看1个病人至少半小时 在穗5分钟   Ben-Horin教授夫妇接受媒体采访时表情神同步。   以色列特拉维夫大学的消化科专家Shomron Ben-Horin教授在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执业一年,近日将返回以色列。记者昨日从中山一院获悉,作为中山大学医学部聘任的第一位外籍全职教授, Ben-Horin教授同中国医生搭档,出诊、查房、为病人做内镜检查。经过一年的努力学习,原本不会讲中文的他,甚至可以用半英文、半中文向病人询问病情,进行交流。   离穗前,Ben-Horin教授向记者坦言,在华出诊创下个人职业最高纪录,“最高峰时所在团队每天接诊110人”。他和一同来穗的妻子、以色列著名听力康复专家Anatfei以及3个儿女,非常享受广州的生活,舍不得离开。   文 广州日报记者任珊珊 实习生谭鑫   通讯员李绍斌、彭福祥   图 广州日报记者邱伟荣   Ben-Horin教授可以用半英文、半中文向病人询问病情。   喜欢中国病人 “能抓重点易沟通,提高看病效率”   在中以两国出诊有哪些不同?Ben-Horin教授表示,在以色列看一个病人至少半小时,来穗五分钟看一个病人,中国病人与医生沟通效率高。   Ben-Horin教授说,在以色列每天最多看15个病人,而在中国,他和副院长陈?湖搭档,一天最多看过110个病人,几乎是在以色列的7倍。因为地理因素,中国患者就诊的距离有时很远,比如有病人特地从重庆、新疆等地过来就诊,这样就不方便让他们多次来回就医,最好一次性地解决他们的问题,这就需要对诊疗方案进行调整。 “我们很喜欢中国的病人,因为他们非常容易沟通,在交谈时能够抓住重点,很快就说出问题所在,大大提高了看病的效率。”   Ben-Horin教授夫妇说,以色列的病人更“唠叨”,看病常从生活杂事说起,他们更希望和医生多聊一点时间,“否则就会觉得被怠慢了。”   “在中国,需要做无痛肠镜的病人比以色列少很多。”Ben-Horin教授的妻子Anatfei认为,首先是因为中国麻醉医生数量不足;其次,中国的病人在思想准备方面做得比较充分,做肠镜检查时,心理比较放松,而西方的病人普遍比较紧张,所以更依赖麻醉下的无痛肠镜。   点赞中国医生 “普遍比较全能,工作效率很高”   “中国的医生普遍比较全能,并且工作效率很高。”Ben-Horin教授的妻子Anatfei医生对中国同行不吝赞美之词。她说,以色列的医生大多专于自己的领域,而对其他领域的工作不太擅长。以色列公立医院的医生薪水不高,他们通常会在下班后去私立医院赚钱,收入会高很多。   享受广州生活 “广州美食让一家人念念不忘”   “马上要离开广州了,我的3个孩子都觉得很伤心。” Shomron Ben-Horin教授说,自己的两儿一女都在广州国际学校就读。他们非常重视孩子的教育问题,经常一家人在一起玩益智的游戏。他们的女儿还被评为学校“年度最佳国际学生”。   Anatfei说,他们一家人都非常喜欢广州。“广州是一座现代化的大都市,有珠江新城、广州塔这样现代的建筑,当我们展示给以色列的朋友看时,他们都觉得很震撼。”她认为广州的治安非常好,让人有安全感,他们很放心孩子上学的安全问题。广州美食也让他们念念不忘。最让他们震惊的一道美食当属蝎子汤,对他们来说非常“有挑战性”。   “大老板”竖大拇指   洋医生提高医院炎症性肠病诊疗水平   洋医生出诊一年,工作业绩如何?被Ben-Horin教授戏称为“大老板”的中山一院副院长、消化内科学科带头人陈?湖教授竖起了大拇指:“他是我们医院历史上第一位全职在这工作的外国医生。这一年,他在临床和学术上都有出色表现,非常专业、敬业。他的到来对提高医院炎症性肠病(IBD)的诊疗水平起到了积极作用。”   “广州是国际化大都市,医疗团队的国际化是趋势。”陈?湖说,日后他们将会和更多国家的医生持续合作。

  • 上一篇:国防部回应“中国战略核潜艇疑现身南海”
  • 下一篇:网传河南安阳市长让村民推船视察灾情被指不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