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来如何防止中央特科搞“红色恐怖”|北京人均收入

上海杰彻自动化设备有限公司 发布时间:2015-10-03 16:21:49
周恩来如何防止中央特科搞“红色恐怖”

[摘要]隐蔽战线制定了严格的政策和纪律,绝不允许进行任何恐怖活动。

恩来怎样防止“红色恐怖”——中央特科“伍豪之剑”的由来

2013年04月19日10:58 来源:在我党早期隐蔽战线上,周恩来在上海建立的中央特科,因战果显赫而荣获“伍豪之剑”(周恩来曾化名伍豪)的誉。在周恩来的正确领导下,中央特科虽然也从事一些“暗杀”活动,但却防止了“红色恐怖”,从而很好地担当了当年中共中央机关的“贴身护卫”。

中央特科的主要功能是护卫而不是攻击,最注重的不是动刀动枪,而是兵不血刃

大革命失败后,中共中央机关迁至上海。为了在白色恐怖的严酷环境中保卫党中央的安全,中央特科应运而生。因此,中央特科从诞生的第一天起,就注定了其警卫部队的性质。中央特科的第一批人员由周恩来自考察、挑选、培训,其主要任务是三项:保卫中央领导机关的安全;营救被捕同志;惩办叛徒。从这些任务来看,其实都是围绕着警卫部队这一核心职能展开的。既然是警卫部队,其职能的基本原则就是防御。

中央特科必须保证中共中央能够顺利有效地运作。中共中央经常在上海举行各种重要会议,举办各种50a642b94698de794fbb622bb9f26977或政治训练班。因此,中央特科必须做好繁重的会议戒工作。

中央特科必须保证中央领导人的安全。每当重要领导人进出上海,中央特科就必须精心护送,保其安全成行。每当重要领导人陷入险境或者被捕,中央特科就必须全力救。周恩来在领导中央特科时曾说过:“干部是革命之本”,“关心、爱护、教育干部,就是对革命事业的心爱护,是取得革命胜利的最后保证。”他曾先后组织营救彭湃、邓中夏、罗亦农、恽代英等许多同志。尤其在营救彭湃等领导人时,甚至动中央特科的全部力量准中途秘密拦截刑车。

中央特科必须清除可能威胁中央机关安全的各种因素。当时对中共中央安全威胁最大的是叛徒。早年罗亦农、彭湃、陈延年、赵世炎、陈乔年等1c7e080dbf98fcb83528896e73e5080c批中共中央领导人在上海被捕牺牲,几乎都是由于叛徒的出卖。因此,中央特科必须承担清除叛徒的重任。

既然是防御功能,其运作的基本原则就是隐蔽。所谓隐蔽,就是尽量减小动静,减少打打杀杀,尽量做到神不鬼不觉,尽量避免惊动当局与民众。因为在秘密战线中,尤其在上海这样敌对势力强大又人口众多的大都市里,暴露就意味着危险,伤及无辜就意味着丧失民心。

既然是隐蔽运作,其最大的效益就是情报。不管是保卫、营救还是除奸,都必须以情报为先导,以达到4ae0cd056cd84672da94fbec7ebcef4d以弱胜强的效果。这就要求中央特科尽量通过各种渠道获取各种情2cf533e5cc5416927c6356b51c2f765b,为中共中央和红6e152e8c082924bbee0721635df0a1259894007b75d6348c9f4f5f7572fad提供必要的依据以及时做出正确的决策。因此,中央特科最注重的不是动刀动枪,而是兵不血刃,在不动声色中以智取胜。

周恩来倡导“三不”原则,使中央特科在隐蔽斗争中掌握了正确的政治方向

当年中央特科除叛徒的内容往往是如今影作品中的重头戏。其实,如何对待叛变人员是当年一项政策性很强的政治任务。

周恩来在领导特科时曾经反复强调:不许乱打叛徒,危害大的才打;不准打公开的特务;不准搞绑票。他在1929年8月23日起草的中共中央致山东临委的信中指出:消灭叛徒原是我党最后不得已的办法。积极方面,我们还应减少这种叛变,减少被破获的可能性。这些指示使中央特科在隐蔽斗争中掌握了正确的政治方向。因此,当中央特科在不得不剪除可能危及中央安全等危害极大的叛徒时,都实行严格的定点清除、精确打击。

在中央特科中有不少善用炸药的爆破手。但在当年的隐蔽斗争中,不管多么需要,中央特科几乎从未动用过炸药。究其原因,一来可能动静太大,二来势必伤及民众。从中央特科多年的实战来看,他们能用刀就决不用枪,就是不得已而动枪时,也是速战速决,决不殃及无辜。这类例子可以说不胜枚举,如清除出卖罗亦农的叛徒时,特科人员在室外用一串鞭炮掩盖了室内的几下2374d9b8fe6a63a91cbba60f2b90170fd54dc3943a6151ca264d7aab5afad535cb66429fb8425a2810b67e0b7,周围群众浑然不觉;在清除出卖彭湃的叛徒时,平安贴,特科人员预先侦查设伏,一顿枪后就搭乘事先准备的汽车迅速离开,后不过短短几分钟

在周恩来的领导下,特科有着严格的政策和纪律,绝不允许进行任何恐怖活动

中国共产党把隐蔽斗争看作是政治斗争的一部分,一旦出现差错就必须立即检讨和纠正。由于顾顺章叛变,中共中央领导机关的活动范围被迫缩小。虽然中央特科成绩卓著,但周恩来还是做了检讨。1931年6月10日的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周恩来在其起草的《中央审查特委工作总结》中,对顾顺章事件作了自我批评:“特委本身政治教育的缺乏,成为特委基础不能巩固的历史病源……直指导这项工作的伍豪同志要负错误的主要责任。”

中共中央为隐蔽战线制定了严格的政策和纪律,绝不允许进行任何恐怖活动。为了更观地认识这一106eeb6cc6562009e06a9ca6ce3cd8dc题,我们来看一下当年周恩来领导中央特科时的死对头、民党情报机构领导人徐恩曾是如何对此进行评介的。

徐恩曾是国民党中统局最早的负责人之一,因为钱壮飞的英勇壮举而被附带出名。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期,他在台湾出的回忆录《我和共产党战斗的回忆》中,对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地下斗争是这样评介的:“4ff6bb139ecdfb0f5f229a24b2c9b304是反对暗杀手段的。他们自称:他们所反对的是整个‘社会制度’不是某些‘个人’,反对社会制度须要依靠‘群众的力量’,‘暗杀’是无用的。中共在过去三十年中,对于这个教条,大致是遵守的。”当年水火不容生死缠斗的老对手口中99ae83aacd950c4b952ccf7a4101cc42这样的认定,可见中国共产党的隐蔽斗争绝不进行恐怖活动,绝不伤及民众百姓的政策是说到做到的。

对于中央特科在上海的除奸活动,徐恩曾评介更为具:“其选择的地点和时,都经过周密的计算和布置,d7a4cc73f172f8cb896b6cbf6d56d33e人难于提防,这a6a6348f2de403ef2d7c5bf29b9acac4情况引起其余的工作人员不安,每个人的神经常紧张,那些曾从共产中转变过来曾经参加对共产党地下组织的破坏行动的人,更人人自危,整日不敢出门,因为谁也料不到,何时a8effa3d758e13e2362dacfbd709d8db成了红队的下26aa7df14b89c9c7c9fd286d26a9a25e目标,大在紧张恐怖中过c8c2dab5566570a7ac4bf65f8986d4aa,自顾尚不暇,当然完全丧失了向敌人还击的能。”徐恩曾至写忆录时多少还心余悸,当年“伍豪之剑”的威力,由此可见一斑

虽然时过三十年,且已经败退湾,徐恩曾在其回忆录中不仅刻骨铭心,而且还不顾五十年代初弥台湾的“清除匪谍”恐怖,依然在字里行间流露出难以掩饰的赞誉,可见其表达的敬佩确实是由衷的。当年的中国共产党不仅在战上,更在精神上击败了对手

(作为9f35ce4e49e322553c74ff2dea77605fcf39fd82bf2610bba14ed6c7c2ec0南京政治学院上海授)


也许您也喜欢:

  • 上一篇:中国医生将参与实施人类首例换头术(图)|戴安娜内衣
  • 下一篇:美国警方追逐疑似非法移民车辆致6死7伤|诱奸女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