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名高三学生兼职 嫌苦嫌累一天闪人
本文摘要:前天(19日)下午2时许,沙坪坝区110快处警队民警吴乐和同事接到报警,位于三峡广场的一家介克扣求职者工资。见到民警后,报警的男生小刚激动地讲述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原来,来

前天(19日)下午2时许,沙坪坝区110快处警队民警吴乐和同事接到报警,坐落于三峡广场的一家里介克扣求职者工资。见到民警后,报警的男生小刚激动地讲述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原来,来自丰都县的小刚和另外3名同学8日结束高考考试后,想找兼职增加社会经验。4人家庭条件不差,在与家人交流后,于15日各自带一两千元就到主城找工作了。听人说沙坪坝区学校多,合适学生的岗位也多,4人当天一到三峡广场附近的小旅馆放下行李,便迫不及待地找到一家里介公司报名求职,并与中介公司签了一份合同。合同称,中介不收中介费,只在他们的工资中提成,工资那一栏写明50元一天。17日,小刚接到中介公司电话,要他们次日到一家酒店当员工。

18日上午9时,4人兴致勃勃地来到中介公司推荐的酒店上班。工作内容是传递菜品、打扫餐桌、整理碗筷、在大厅搞接待,工作时间为上午11时到晚上10时客人全部离开。一个中午下来,4人感觉劳动强度有点大,好在下午没事可以休息一下。不过从下午4时起,酒店又要筹备迎接晚间客人,4人又开始打扫清洗、布置桌椅、迎接客人,还要让人喝来唤去。到了晚上9时许,4人已经累得站不住了,但还要继续扫尾工作。

当晚回到旅馆后,小刚和3名同学交流心得,觉得这份工作劳动强度大不说,工资也没多少,于是决定不干了。

19日上午,4人来到中介公司需要结钱走人,一天工资共200元。中介表示,4人干一天就离职,酒店方觉得合同没履行完,拒付工资。小刚等人只好报警求助。

“他们干一天就闪人,这不是玩忽然袭击么?大家目前不能不立刻为酒店方招人。”中介公司告诉民警。

因为合同上没写明工资按天还是按月算,民警只能从中协调,最后中介公司答应支付4人的一天工资。

民警告诉重庆晚报记者,沙坪坝区是主城大学生最多的一个区,有重庆大学、重庆师范大学、四川外国语大学、西南政法大学,还有一些高职。每年寒暑假,关于学生兼职的报警都会陡增。因为暑假时间长,从6月开始到9月结束,几乎每周都有两起以上报警。 “去年有一次二十来个学生一块报警,缘由就是劳资纠纷。”民警说,基本上每一次报警,都要涉及好几个学生。

民警称,学生报警有两类型型:第一种,借助假期兼职积累社会经验,但高估自己勤勤恳恳能力,兼职后反差太大,干不下来,离职走人但有劳资纠纷。第二种,遭遇兼职陷阱。

相关内容